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故事会 >> 正文

人面蛾

来源:accountky资讯网 2020-06-29 10:54:55 

故事大全发布最新恐怖小说、恐怖短篇鬼故事、鬼故事短篇集,让喜欢鬼故事的读者在这里带入感受到不一样的诡异,篇幅较短适合想快速阅读完鬼故事的朋友,快来看人面蛾

"人面蛾",是种传说中的昆虫,它有个鲜为人知的故事......:

很久很久以前,一般人死後只能埋葬在土中,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建造陵墓.

那时有两兄弟,专门调制一种石膏,涂在陵墓的墙壁上,使它不至於龟裂崩坏.而这方法是他们家族的祖传秘方,也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工具,因此他们从不公开石膏的制造方法.有一天,弟弟赌博输了很多钱,於是他便想到另一个村庄去偷偷地把制造石膏的方法给卖掉.结果生意还没谈成,就被哥哥发现,而给捉了回来,并把他关了几天,以示警告.没想到弟弟因此而非常恼怒,於是便跑到村中广场,把制造石膏的方法给公布了出来.哥哥知道後大发雷霆,拿著锄头便去找弟弟算帐.兄弟俩在一番激烈争吵之後,哥哥在盛怒之下拿起锄头便往弟弟头上砸下,弟弟当场死亡.而兄弟俩的母亲为了袒护哥哥,便宣称说凡是泄露祖传秘方之人都需受家法处死......

事情过了一个多月,哥哥家中无缘无故地出现了很多蛾,其数量之多,赶都赶不完.而没想到哥哥却因为蛾群的出现而被逼疯,一个人冲到河边掉了下去,因而淹死.因为那些蛾的背面闪闪地映出一个人脸轮廓的棕色花纹,那简直就是死去弟弟的面庞......人们都说那是死去弟弟的灵魂不散所化成的,因此他们便叫这种蛾为"哈依达麻",那是"复仇"之意......!!

【出游】

今天,我的心情是十万分的雀跃和心喜,因再过一小时就即将展开我毕生难忘的一天.想起昨天红著脸约晓茵的糗样......不过我想若是为了我心仪已久的晓茵,真是什麽都值得了...也不知道晓茵为什麽会那麽轻易就答应我的邀约,也许是我和我所幻想的,她早就看上我了也说不定.不过凭著晓茵的条件~面貌姣好,身材一流,课业,社团,运动无一不出色.多少人少人想要接近她却都无法如愿,也许我是真的在走运吧!想起晓音那充满魅力又迷人的笑容,微风拂过便逸著淡淡清香的秀发,光是想像就足以叫人窒息了.本来觉得能够和她认识就已经够幸福了,但人总是不满足的,昨天我八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觉得晓茵彷佛在对著我微笑,鼓励我一般.我努力移动自己的脚步,向她走了过去......

"呃...明天...明天你有空吗?"干什麽结巴啊!真是的.

"有事吗,小希?"晓茵依然是那醉人的笑容.

"嗯...我有一部车...也有驾照...我是说...不知道有没有...荣幸请你...一块儿去玩?"混蛋!真丢脸,我在心中痛骂自己"去哪玩啊?"晓茵眨眨她迷人的眼睛说."去...去..."糟了!去哪好呢?"去儿童乐园"我随便说了个地方.

"真特别,好啊!"一下子我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.而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.

"真的吗?"我想确定一下...

"不然不要去好了!"晓茵撩了一下秀发,捉狭似地看著我......

糟了!快来不及了.我飙著车赶到,还好没迟到.稍作打扮的晓茵,彷佛更加得美丽了,教我不禁看出了神...

"怎麽?不认识我了吗?"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,赶紧请她上车.看著她迷人的动作,啊!我真的好喜欢她!

"嘿!小希,你快过来看!"远处的晓茵对著正买著冰淇淋的我挥手,示意我过去.我快步地跑过去,递一份冰淇淋给她.

"你看!"晓茵指著前方一间用黑蓬布搭成的屋子,小小的入口处写著"占卜屋",就好像电影里吉普赛女人的占卜屋.我心中一阵嘀咕,正在犹豫当头,没想到晓音却一脚就踏了进去.

"晓茵...",真是好奇心重的女孩,来不及叫她,只好跟著进去了.

屋里阴深深的,中央摆了一个圆桌,上面有颗水晶球,正闪著绿幽幽的光.而晓茵则盯著那颗水晶球出神.

"欢迎光临!"突然冒出的声音把我们吓了一跳,一个打扮怪异的女人已不知何时地坐在圆桌的那一头.

"两位占卜什麽?爱情吗?"那女人彷佛能看穿我的心思,我正要点点头,却发觉晓茵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,一副难堪的神色.

"呃..."我轻咳两声.

"不是,我想...算算今天的运势好了!"真是废话.

"嗯..."那女人应了一声,接著问了我们一些问题,便煞有其事地闭上眼睛,

一副凝神思考的样子.过了几分钟,那女人突然睁开双眼,盯著水晶球,渐渐的眼睛越睁越大,倏地发出了怪异的尖叫声:

"你们今天的运势不祥,极度的不祥!"晓茵被她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站了起来,我有些恼怒起来.

"你说什麽?什麽意思?"我大声地说.

"我不能再说什麽了,能否渡过那个不幸,就靠你们自己了."女人再度闭上眼睛,挥手示意我们出去.我生气地拉了晓茵的手走了出去,看著她不安的眼神,我有些不忍.

"晓茵,别理她的胡言乱语,我们..."我突然止住了话,怎这麽安静?身旁的游客何时少了这麽多?天色也出奇的暗.晓茵指了指天上,原来有一大片乌云不知何时笼罩了整个天空,阴冷怪异的感觉,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.

"我们走吧!快下大雨了!"晓茵的声音有些疲倦.

车子里的气氛有些沈闷.由於快下雨,天色有些黑暗,对於郊区的路我又不太熟,

於是睁大眼睛辨识著路...好安静,晓茵怎都不说话呢?转头看了看她,啊!车子走在蜿蜒的山路上,两旁的树木在阴暗的光线照射下,彷佛是一个个巨大的妖怪狰狞地向我们招著手,我试著不去想这些.身旁熟睡的晓茵发出均匀的呼吸声,我转头过去望了望她,那副令人怜爱的脸庞,深深地使我的心中发出一阵阵的悸动..:在这狭窄的车身里,只有我们两人,又是在这人烟稀少的郊外...我突然感觉到胸口发热,有些遐想,若是能和她...忽然,外边一声轰轰的雷响,惊醒了我和晓茵.

"这是哪里呀?"晓茵揉揉眼睛说著.

"该是郊区的山路吧!"我其实也没多大的把握.

"不会是迷路了吧?"晓茵有点担心.

"呀!我怎可能会迷路呢?相信我!"我假装很有自信地说.

"哇!你看,外面好多的蝴蝶...喔不?!好多的蛾喔!咦?它们身上怎有著奇怪的花纹呢?"晓茵讶异地指著窗外.

"喔!那叫做人面蛾,因为它身上有著宛如人面般的棕色花纹."这是小时候爷爷告诉我的.我接著说:

"它有个传奇的故事喔!想不想听?"我猜她一定会很想知道.

"好呀!快告诉我啊!"不出所料,果然是好奇的女孩.

我想了想,清清喉咙便说道:

"很久很久以前,有两兄弟专门以帮人造墓维生.而他们有一种特别的造墓方法,是他们祖先所传下来的,能使陵墓不会龟裂而崩坏.而有一天..."

"咦?用砖头砌不是就不会崩坏了?"晓茵不以为然的说.

"呃!听故事不要插嘴嘛!况且我又不是念土木工程的,我怎麽会知道?"我有点不好意思,因为故事是很久以前听的,不太记得了.啊!算了,就乱掰吧!

"有天,两兄弟发生口角,弟弟在生气之余便把造墓的秘方偷偷地告诉了朋友.哥哥知道後大发雷霆,拿著造墓用的十字镐去找弟弟算帐.哥哥在盛怒之下便把弟弟给劈死了."

"哇!好可怕!後来呢?"我接著说:

"几天後,哥哥像是发疯似地狂叫,身边跟著一大群蛾.蛾的身上有著像弟弟眼睛般的花纹.村民都说,那是弟弟的灵魂变的,因此便叫那种蛾为"哈伊达麻",意思就是...是...啊!突然忘记叫什麽了."我搔搔头说.

"啊!算了,不要讲好了,好可怜喔!两兄弟自相残杀."晓茵好像很害怕地说.哈!

哈!没想到我自己乱编的故事也能有这般效果

忽然间,我好像看到有些人在树林间晃动,一些穿著军服的外国人!!不会吧,到在荒郊的树林里...

"咦!?"我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.

"什麽事啊?看到什麽了?"晓茵问著.

"喔!没什麽啦."我骗了她.

这时,我又定神向窗外看著,啊!又出现了,那些军人!我想减缓车速来看个清楚,於是我踩了踩煞车,天啊!煞车竟然失灵了!我不禁喊了出来:

"晓茵抓紧呀!煞车坏了!"我大声地叫喊著.

"什麽?拉手煞车啊......!"

"啊!不行了,怎麽办?"

"要撞上了...哇......!!"

【古屋】

突然,车子像是撞到什麽东西,在一阵剧烈地抖动後,便慢慢地停了下来.完蛋了,这下又得花上好几千块了.

"大概是ABS煞车作用了吧!"我随便乱说著.

看著晓茵吓得花容失色,我在心中骂著自己,真是该死!为什麽出门前不好好检查车呢?现在可好了,把晓茵吓成这样!!

"好了,没事了!"我安慰著她,可是车子已经发不动了.

"哇!好漂亮的公馆!"晓茵忽然地叫了出来.

这时我才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座中古时期样式的大房子,那彷佛是突然出现似的.我兴奋地说:

"很少有房子盖成这样的.咱们过去看看吧!"不等晓茵回答,我牵著她的手便往前跑去.

那豪华的公馆在阴暗的光线下,显现出一股令人发冷的寒气.

"呀,我们进去看看吧!"我们慢慢地走近了公馆前开放式的大庭园.

里面的庭园很宽敞,但好像是缺乏人管理般,四处是杂草丛生.忽然,我们好像在草丛里发现了什麽...

"咦?那不就刚刚看到的人面蛾吗?这有好多耶!"晓茵指著前方的草丛说.

"喔!可能是它们也喜欢来这里探险吧!"我开玩笑的.

我们在庭园漫无目的地逛呀逛.忽然之间,天空又响起了一声巨响:

"轰隆...轰!"没想到打完雷之後,竟立刻下起了滂沱大雨.我们下意识的便往公馆的回廊跑.

"唉!真不知道雨要下多久..."我望著廊外的大雨,叹气地说.

"嘿!不如这样吧,这公馆好像是没有人住.我们就进去里面参观参观吧!"晓茵提议著,我听後觉得心凉凉的.

"不好吧...万一有人怎办...?"还没说完,晓茵已经走到公馆的大门前了.我赶忙追了过去.

晓茵对著公馆的大门边敲边喊著:

"请问有人在吗?"一连喊了好几声,但都没有回应.

我们望著公馆巨大的木门,互相看了一眼,便伸出手去推那门.大门竟就这样开了!

"看吧!没锁,一定是没人住的."我们走进了公馆...霎时,门忽然发出一声响:

"咿呀...碰!"笨重的门竟自己关上了...天啊!是自动门吗?我在心底嘀咕著.

映入眼帘的,是一个宽敞的大厅,左右两分的楼梯,高高挂在天花板上的大型吊灯.家具都蒙上了厚厚的灰尘,显然很久没人住了.

"小希,你看!那有个盔甲耶!"在左方楼梯的旁边,摆著一个中古世纪的武士盔甲.那盔甲看来很旧,但却透露出一股阴冷的杀气,令人不寒而栗.

"这里好像没什麽了,我们上楼去看看吧!"说完晓茵便拉著我往楼梯走.破旧的木楼梯发出了可怕的吱吱声,好像在对我们哀号似的.突然我感觉到一股不祥的预感,正想说什麽,楼梯就轰轰哗哗地垮了,我们想当然的是跌了个西哩哗啦.

"哎呦!!好痛啊!"妈的!什麽鬼楼梯!我赶紧扶起了晓茵.

"怎麽了?哇!你的手流血了!"我赶紧把她扶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,拿出口袋里的"曼秀雷敦"替她擦了伤口.突然间她握住了我的手,我把目光移到晓茵的脸庞,发觉她也正怔怔地看著我...

"小希!我想起来了,这栋公馆就是人们说的"被诅咒的房子"!住在这里的人都因受不了一连串发生的事而纷纷搬走了."我听了大吃一惊.

"什麽?!真的吗?发生过什麽事呢?"我问道.

"不太清楚耶,好像是说半夜会有奇怪的声音和影像吧!"晓茵有些害怕的说.

"但是我看这里不过是栋无人的房子罢了."我假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.

"怎办?车子坏了,雨又下得那麽大.只好在这等了!"我故意这样说,因为这将有

一段美好时光~和晓茵独处...

"唉!也只能这样了."晓茵轻轻地叹口气.

【军魂】

我们坐在古屋大厅的沙发上,聊著最近学校发生的事情.後来,晓茵好像是累了,

便把头轻轻靠在我的肩上,闭上了眼睛.我静静地看著她的脸庞,心中有著万般的激动,想著应该向她表白才是,於是我喃喃地说:

"晓茵...我...喜欢..."我还没说完,就听到远远地传来滴喀咕啦...,像是分解枪枝的声音.接著还有男人说话的声音.我听了不禁打了个冷颤...此时,晓茵也睁开眼睛说:

"那是什麽...声音?"我紧张地环顾四周,但并没有看到什麽异样.那声音持续了几分钟便消失了.我们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说什麽好.当我眼光重新落在刚刚倒塌的楼梯时,在废虚中我发现了某些东西...我跑过去把那东西翻了出来,是把古老的手枪,和一本发黄的记事本.我看了看那把手枪,像是数十年前,或者更久,军方所使用的.我们打开了那记事本.

"好像是日记..."我们继续翻下去.

『8月5日..

调来这驻守已一个月了,弟兄们士气都很高昂...

8月25日..

今天我们去攻击敌军的一个兵工厂,得到不错成果.但豹子牺牲了,唉!一个勇敢的军人...

9月5日..

下午敌军经过河岸,遭遇我们突袭,伤亡颇重...

9月3日..

上级下来情报,说敌军已注意到我们这基地,要我们小心...

9月20日..

近来附近的敌军好像有增多...

10月1日..

我们遭受围攻,整个山谷的是敌人...他们用毒气......』

"看来应是从前二次大战时期,美军指挥官的记事本."我猜测著.

这时,那奇怪的声音又来了,这次我束起耳朵注意听著.忽然间,我大叫了一声!

"啊!我明白了!!"晓茵睁大著眼睛看著我.

"这栋房子以前是美军突击队的作战指挥中心.而在一次日军的毒气攻击下士官兵全数阵亡.以前人们会听到,看到奇怪的声音和景物,应该就是这些阵亡美军们的灵魂."我听了刚刚那奇怪的声音之中的谈话,在加上小时候爷爷告诉我的传闻如此分析著.

"那为什麽他们会阴魂不散呢?"晓茵好奇的问.

"可能是因为不甘心,想要复仇吧!他们都是最优秀的军人,才能当上突击队员的.这也可解释为什麽外边会有那麽多的人面蛾了.因为人面蛾的代称"哈依达麻",就是"复仇"的意思."

"真的!那他们会不会把我们..."晓茵害怕著说.

"放心吧!为正义真理而死的灵魂是不会随便害人的."我安慰著她.

【真相】

後来,我们还是在那古屋等雨停了之後才出去修车.而这段时间我们亦断断续续地听到那些声音.不过如我所料,并没有发生什麽可怕的事.回到家後,我们将那把手枪和记事本交给了「美国在台协会」的人员,并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.他们照著册子里的名单一一去查证,果然和我所猜测的情形符合:因为当时战争情势紧迫,所以并未对在那次战役牺牲的士官兵和其家属加以合理的抚恤处置.後来美国当局知道後,便与我国政府协商,在那古屋附近立了一个英雄纪念碑,并对当时牺牲的将士们追封悼念.从此以後,那奇怪的声音和景象便从此消失,因为他们的灵魂已得到真正的安息.而最高兴的人,莫过於是我和晓茵了......

(完)

读完本故事,你害怕了吗?


集运系统 www.kjwlxt.com